PVC排水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VC排水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长沙男子热晕倒地被烫出水泡确诊患上热射病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6 06:24:40 阅读: 来源:PVC排水管厂家

长沙男子热晕倒地被烫出水泡 确诊患上热射病

7月31日上午,长沙市芙蓉区人民东路,电力工人冒着酷暑抢修受损电缆。

摄影记者冒着高温在制高点进行取景拍摄,汗水湿透T恤。

7月31日晚,湖南省脑科医院,确诊为热射病的杨浩躺在病床上,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。

“高烤岁月”市井记录

连续工作16小时的电力抢修者,为自己“带盐”的摄影记者……

如果不是这场旷日持久的高温天气,这些场景可能只是这些普通人365天里的一个平凡片段。但正是由于这样的高温炙烤,平凡的坚持和梦想才显得那么纯粹和闪亮。

电力抢修者 连续工作16小时,盼睡个好觉

人物:长沙供电分公司配电运检抢修群体

中午12点,日头正毒。长沙市芙蓉区政府旁,十几名电力工人正围着一段十来米的电缆井钻进钻出,他们穿着厚重的麻布长衣裤,带着安全帽,不时吆喝几声。

7月31日凌晨两点,长沙市德政园嘉雨开关站电缆故障,长沙供电分公司配电运检工区开福区施工队18名工人被派到现场抢修,直到中午,工人们还在施工。

在45℃的电缆井里工作

上午10点,记者站在工作井旁,一股热浪从井内扑来,井里比外面还要热几分,“我们凌晨进去的时候,井里温度都很高,现在到中午了,起码有45℃,又闷又热。”施工队长林厚明告诉记者,井下的工人们早已全身汗湿,像泡在水中。

电缆工作井旁的维修车上堆放着新电缆,井下的工人将理出的损坏电缆,用钩子钩在维修车上,井外三名工人配合维修车将井内的电缆一点点往外拉,手臂上青筋暴起,浑身是汗。

12点半,林厚明让施工队员们暂停工作休息下,工人们围坐在树荫下吃盒饭。草地旁坐着的一位师傅,把盒饭放在地上,只是一口一口抿着茶水,麻布长衣早已汗湿,他说,“太热了,没胃口,先喝点水再说。”

最大的心愿是睡个安稳觉

“我们主要负责开福区,但因为最近故障多,所以被调配过来。”林厚明说,他们最忙的就是夏天和冬天的电力高负荷时段。对工人来说,最难熬的是夏天,气温太高,他们不仅要穿着厚重的工作服和绝缘鞋,还得带着厚手套和安全帽,就像蒸桑拿一样。而夏季故障频繁,他们得经常加班加点处理。

趁着他们吃饭的时间,记者穿上他们的工作服进行体验。尽管是在树荫下,但不到三分钟,记者已满身大汗,安全帽下的眼睛都被汗水浸湿无法睁开。有工人告诉记者,这个夏天,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每天都能睡个好觉,“我们能睡个好觉,就说明城市里没有电路故障,没有小区停电。”

10分钟后,十几名电力工人已经吃完饭。咕噜噜灌下一瓶水后,他们又猫腰钻下了井。 截至记者离开时,18名工人已经在井下累计工作了16个小时。如抢修顺利的话,他们当晚有望像城市中的大多数人一样,睡个好觉。

摄影记者 3小时“扫街”10公里,为自己“带盐”

人物:李丹,摄影记者;何佳乐,摄影实习生

7月31日下午1点半,李丹和何佳乐开始收拾东西,准备出门。类似的日常拍摄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,走到哪拍到哪。用新闻摄影的术语,这叫做“扫街”。

器材重达10公斤

对于途中将要发生的新闻,任何人都无法预料。有备无患,师徒二人必须带全器材,一人一个大背包。师傅李丹的单肩包内,相机机身、长焦镜头、广角镜头、定焦镜头、闪光灯一应俱全。背包侧面,还塞进了一大瓶自制盐水。出门前,记者拎了一把,至少10公斤。

“其他季节我背双肩包,但这种天气背双肩包出门人忍受不了。”李丹说。徒弟何佳乐背的是更为沉重的双肩包。“重是重了点,但装得多。”

每天喝五大瓶盐水

每一次“扫街”都没有固定路线,师徒两人当天的行程是,从开福寺走湘江大道,绕中山亭至步行街,然后原路返回。全城步行,约10公里,预计3小时。走到中山亭附近,李丹把相机对准了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娭毑。风很大,老娭毑的太阳伞被吹翻了。她艰难地举着伞往前小步挪动。李丹记录下这一幕。拍完这组照片,师徒两人上前去扶住老娭毑,帮她修好了伞。

这个时候,中山亭的地面温度是53℃,室外气温39℃。走到五一广场高架桥下时,已是下午3点了。李丹和何佳乐喝完了随身带的自制盐水,打算在此休息片刻。“这种天气下,我们一般每天要喝五大瓶盐水。晚上回家衣服上都是盐渍,这就叫为自己‘带盐’。”何佳乐自嘲道。

随手拍高温下“最美劳动者”

接下来,我们会继续将镜头对准这些高温天气下的行业最美劳动者。如果您身边有这样的人,请拨打本报热线96258,或拍下行业美丽劳动者的照片发微博@Hi都市报、发微信至“Hi都市报”和我们联系。

高温关注

两环卫工患热射病相继倒下

7月30日上午10时许,常德市城区一名62岁的环卫工人在洞庭大道滨湖社区附近清扫道路时,因中暑昏倒在烈日下。后经医生诊断,该环卫工人是中暑最严重的一种类型——热射病,目前仍在ICU抢救,未脱离生命危险。

而就在两天前,在岳阳也有一名环卫工因患热射病倒下,最终不治身亡。

【常德】

62岁环卫工热晕倒下

7月30日凌晨3时,常德市环卫处城西管理所清扫5班的邓应国准点开始他的清扫工作。凌晨时,气温不高,老邓身体没发现什么异样。但随着太阳的升起,气温节节攀升,老邓开始不断地冒虚汗、身体发热、精神也有些恍惚,但老邓并没有停下来休息。

10时左右,老邓清扫到宏大圆盘茉莉村入口,早班的工作已接近尾声,就在这时他突然倒地了。老邓倒地后,周围热心市民立即拨打120将其送往常德市第一中医院救治。“他被送来的时候,全身抽搐,高热、体温高达42℃,情况十分危急。”急诊科医生介绍,根据患者的不同表现,中暑大致可分为中暑高热、中暑衰竭、中暑痉挛、热射病四种类型,而邓应国的症状,即是其中最为严重的热射病。

【岳阳】

五旬环卫工患热射病身亡

7月28日上午,岳阳市一名50岁的环卫工在工作5小时后,回到家中出现强烈不适,家属将其送至医院,经过24小时抢救后身亡。医院诊断其患有热射病。这名环卫工名叫张烈祥,今年50岁。其家属反映,7月28 日凌晨5点30分,他就起床了,从6点15分开始打扫,一直扫到11点30分左右。其间,身体已出现不适,在回家途中还吐了血。11点50分左右,张烈祥回到家中,身体出现严重不适,其父连忙找人将其送至岳阳市一医院,经过20多个小时的抢救后,最终不治身亡。

男子热晕倒地,背部被烫出水泡

“师傅、师傅”,中年男子听到后看了一眼王先生,再次闭上了眼睛。7月31日下午4点左右,长沙市芙蓉路的南湖路口盲道上躺着一中年男子,路过的王先生等人把其抬到路边阴凉处,并拨打了120。后经诊断,男子患上热射病,目前其仍未脱离生命危险,而病人家属仍未联系上。

7月31日下午4点半左右,记者在省脑科医院的抢救室见到了该名男子。“体温高达41.5℃,重度昏迷,浑身抽搐,大小便失禁,背部严重烫伤”,主治医生范医生讲述他的情况时仍是情绪紧张,“这明显是中暑了,已确诊为热射病,目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。”

7点左右,这名中年男子渐渐苏醒,但仍未完全清醒。从其口中得知,他名叫杨浩,今年39岁,家住湖南第一师范学院附近,但他已记不清家人的联系方式。在喝了一点水之后,按照医生嘱咐侧身睡下。记者看到,其背部的水泡连成一片,有巴掌大小,还有一部分的皮肤已脱落。

福建牵牛

南昌dr探测器

福州公牛魔方插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