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VC排水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VC排水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真实的水浒传理想之上现实之下的水泊梁山

发布时间:2021-01-11 17:28:47 阅读: 来源:PVC排水管厂家

真实的《水浒传》:理想之上现实之下的水泊梁山

导读:《水浒传》是一部什么样的书?这在过去一段时间好像没有争议,“四大名著之一”、讲英雄好汉的故事,或者是说反映农民起义的故事。可现如今却不同了,这说法却是很多。这也没什么,社会发展进步了,人们总会有进一步的思考从而有新的看法。尤其是如今媒体的多样化,这让更多的人都有了表达个人看法的可能,哪怕你是一个无名草的草根。

六十岁上下的人,对于《水浒传》应该比较熟悉,这恐怕是缘于毛泽东。老人家说《红楼梦》读一遍读不懂,“文革”期间二十来岁的人那点儿文化水平,读一遍还真是读不懂。看不懂就没有兴趣看下去,像我一样的看不懂的相信还有。《水浒传》则不同,一般人都会看得懂。还在于,这部书大概是“四大名著”中的“普及本”吧!那时候说这部书是“反面教材”,这顶大帽子一扣,这部书反而可以大量印刷销售,人们也能够以批判的名义公开阅读。相比于其他名著,这部书以写人物见长,比如说,鲁智深、武松、李逵都是粗人,但他们的性格特点和行事方式却完全不一样。过去农村人口多,听艺人说书是农村的主要娱乐活动之一,通过说书艺人的传播,水浒中的人物也更为人们所熟悉,这是其他名著所无法比拟的。不说别人,就武松、潘金莲那个“知名度”,肯定会排在历史“知名人物”的前列。

不过,那个时候大部分人毕竟要带着“阶级斗争”的观点来看待这本书,那时候的人不喜欢宋江和现在的人不喜欢宋江肯定是有区别的。等到抛开阶级斗争观念,人成熟了后再来看《水浒传》,还真有些不一样的看法和认识。假如说仅仅是看一个故事,看第二遍和初次看肯定不会有原来的那般兴趣,这有点儿像是看体育比赛,看直播和看重播绝对不是一种感觉。看书,尤其是看名著则不同,这一次和上一次那感觉虽然有所不同,但从咂摸滋味来说,这一遍肯定要比上一遍有深度。比如说这一百零八将,他们原来是一百零八个“魔君”,已经被押在伏魔殿里几百年了,假如说这世道清明,他们是永远不能够“出世”的。只有世道不好,他们才可能出来作乱。假如说是第一次看《水浒传》,那是要等到一百零八人凑齐以后,回过头来才知道,原来这都是妖魔,还是有天罡地煞之分的。

说起这魔君一事却也蹊跷,他们不是被“四大奸臣”当中的哪一个放出来的,也不是真的是无心之举。恰恰相反,他们是被那个还不错的洪太尉放出来的,放他们出来是这个洪太尉非要这样做不可,而放他们的时候,这个洪太尉正在代替皇帝请人“消灾”!所以说,这梁山好汉是统治者自己放出来的魔。

还有这“逼上梁山”,林冲可以算一个,可是除了林冲,还有谁是被逼的?王伦就不用说了,考试不中就再也没有路可以走了吗?晁盖劫取生辰纲,县衙里赶得紧,东溪村离梁山最近,只有上梁山才能活命。问题在于,晁盖有必要劫取生辰纲吗?他自己家里的那些钱都花不完,一生都是“仗义疏财”,不但留人吃留人住,还要给人盘缠,他再要些钱干什么?和宋江比着谁的“雨”下的大吗?或者说,梁中书的钱都是搜刮来的民脂民膏,是“不义之财”,可是他把这些钱夺过来还给平民百姓了吗?因此上,我在《晁盖为什么要劫取生辰纲》一文中写了,晁盖是想尝一尝被人拥戴的滋味,这种当土皇帝的感觉,让他被人所裹挟,区别在于,他的自我感觉非常好。如果不是被名所累,晁盖用的着上梁山吗?

历史上确有宋江其人,但那个宋江和《水浒传》里的这个宋江,只不过是用了一个名字而已。水浒里的宋江有必要上梁山吗?从根子上来说,宋江上梁山是因为私放晁盖。宋江身为朝廷官员,不是想方设法捉拿罪犯,却因私废公,这样的官员,即便是不杀人,还可以继续在“公务员”队伍里待吗?有意思的是宋江身边有个张文远,这个人肯定不是一只好鸟,但作为官员,肯定要比宋江强。宋江上梁山和林冲有一个区别,林冲是一个人,宋江是拉着一大帮子人。假如真是走投无路,自己无奈也就罢了,为什么还要想方设法搜罗大量的人一道当强盗?因此说,这宋江上梁山是自身骨子里具有的东西,没有人逼他。还有那不在少数的和梁山交战过的朝廷军官,他们还是官身时骂着盗贼,可一旦做了俘虏,转眼间就是梁山和宋江是多么的仁义,真是变脸变得比小孩子的哭笑还快!对这些人来说,英雄气概是谈不上了,可是军人的气节又到什么地方去了?

还有一部分人,是因为杀了人才去梁山的。难道这些人都杀的是该杀之人吗?比如说那个杨雄,老婆偷人,但他的老婆潘巧云是不同于潘金莲的。潘金莲偷汉杀夫,官府不管,武松管。潘巧云呢?她偷的是有点儿地位的和尚,想结婚很难,她根本也没有杀死杨雄的念头。石秀杀了那个和尚,官府也已经处理过这个案子,等于是已经给他把事情摆平了,为什么还要杀了潘巧云?难道就是为了证明石秀搬弄是非搬弄对了吗?即便如此,杨雄已经问出一个结果了,事前也答应不杀潘巧云,为什么还要把人杀了呢?对于潘巧云的处理,石秀有一个办法,就是让潘巧云自己“招认”,然后把她休了。可是这样的办法不能够使杨雄上梁山,能够使杨雄上梁山的办法只能是杀潘巧云。所以,这杨雄为了上梁山而杀人,不是因为杀了人才上梁山。再说武松,杀潘金莲、西门庆情有可原,可是张都监的那些家人呢?这种杀一个是杀,杀十个也是杀的做派,总让人觉得有损英雄成色。而整个梁山“好汉”当中,这样的人不是唯一,就像那个李逵,为了救宋江,在江州杀了多杀无辜?

在好汉当中,也有一些没直接描写过杀人的,但这部分人,不是鸡鸣狗盗之徒(时迁、段景住),就是截江断路的强盗,身上干净的人又有几个?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难道作者只欣赏社会上各个职业当中的“末等”之人?!宋江是作者刻意塑造的“男一号”,我们只能从他身上寻求答案。而宋江掌管梁山以后,似乎只有一件事可做,那就是寻求招安。有了这个目标,宋江捉到了前来征剿的朝廷军官不但不杀,还要让位,在朝廷命官面前可以奴颜婢膝,而弟兄们谁妨碍了这个目标,宋江可是马上翻脸无情!招安是宋江的全部,所以,不管这招安是什么条件,宋江是听到则喜,可以说是屡败屡求,直到招安成功。招安了,宋江马上遣散人员,拆除栅栏,买市十日,而朝廷根本还没有对兄弟们作出安排。这种朝廷想做还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,宋江做在了前头,其急切的心情简直比高俅还要高俅。至此,我们似乎隐隐感觉到,宋江的梁山是多么的急切要回到朝廷的怀抱!再联想到关胜靠着“忠义”的祖荫排在了林冲之前,晁盖尸骨未寒宋江就把聚义厅改为“忠义堂”,宋江的梁山就是一个作者的理想之国。

本来,绿林好汉区别于正常社会,就是大家都是兄弟,没有等级,但梁山虽然口称兄弟,却有着严格的等级。王伦对林冲说“反失上下”,晁盖顶着“天王”的名号,林冲杀了王伦,自己让晁盖坐第一把交椅也就罢了,偏偏是让了吴用还得再让公孙胜。晁盖死后,宋江马上调整了梁山的军事布局,等到排完了座次,那忠义堂更像是一个金銮殿!还有东平府交战,官府捉到了奸细,堂堂一个朝廷州级主官程太守,竟然说“两国交战不斩来使”。更有,宋江在招安后“买市十日”,在处理库府财产时,竟然要拿出三分之一上贡给“上国”。注意,这是给“上国”,不是给上官!

这个国有来源吗?当然有。虽然这个王国不过是乌托邦,但他还是有所参照的,这就是孟尝君的薛国。在这样的国度里,鸡鸣狗盗之徒都有用处,强盗小人都能被义气熏(教)化成“好汉”。《水浒传》多次说到孟尝君。说柴进是孟尝君也就罢了,毕竟人家有像孟尝君一样的举动——养食客,宋江呢?宋江是到了梁山以后才大肆招揽人才的。早前的宋江只有一个 “义”字才和那个花钱买义的孟尝君相通,而所买的这个“义”,恰恰就出现在孟尝君自家的那个薛国。但是,就像桃花源回头难以寻找一样,这样的王国只能是乌托邦。所以,这只能是作者的一种理想,建立在理想之上的虚幻不是现实。

在现实之下,他们脸上的金印在人们心中是抹不掉的。不仅朝廷官员骂他们是贼寇,方腊的手下也骂他们是草寇,尽管这些人和他们曾经走的是相同的路。在现实之下,宋江的这个王国还能够再向前一步吗?方腊这个人的经历结局告诉人们,此路不通。现实就是,他们可以凑齐天罡地煞之数,却没有谁能够找到出路。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武松不反对招安了,林冲也没有杀高俅。宋江一个先锋之职就可以打发了。而这个仁义的宋江和他的一帮兄弟,只能是接受那个小人奸臣高俅的调遣。现实的严酷还在于,他不把宋江的理想撕成碎片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宋江尽管立有大功,弟兄们也已经分崩离析,但蔡京童贯们还是不会放过他的,宋江终于喝下了朝廷的毒酒。作者的理想也破灭了,他清楚地知道,只有李逵们的思维才不会接受这样的现实,所以才会让宋江分一杯毒酒给他。所以,李逵也只好无奈的接受了这样的现实。当偌大的一个梁山泊萎缩成一个楚州的蓼儿洼,作者就是想让宋江寻田横之路,还有可能吗?

当掩卷沉思,回头再问,我们看水浒究竟看到了什么?以写人物见长的《水浒传》,让我们记住了武松、鲁智深、林冲、李逵、张顺,武大郎、潘金莲,甚至郓哥、唐牛儿、泼皮牛二……凡是看过《水浒传》的人,谁又能忘记他们!

礼品盒印刷厂

滑模成型机

冲床回收